民进党官员语出惊人 吁将人字拖定为正式服装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21
  • 人已阅读

在苏轼、朱熹等人的影响下,陶渊明对朝鲜诗坛的影响逐渐扩大,很多朝鲜诗人都在创作和生活选择上对陶渊明的隐逸之性进行效仿,并创作了大量的崇陶诗歌。而其中一部分崇陶诗被历代画家解读,并以不同风格表现在画作上。而这些朝鲜题画诗中的酒意象与陶渊明诗歌中的酒意象所反应的哲学思想近乎相同,但是在心性超脱的境界中崇陶题画诗又逊色于陶诗之风。通过对朝鲜题画诗中的“酒”意象与陶渊明诗歌中的“酒”意象比较,有助于对朝鲜诗歌与中国诗歌的进一步研究,有助于更好的对诗歌进行理解分析。[关键词]朝鲜题画诗陶渊明酒意象中图分类号G71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914X(2018)40-0017-02何为题画诗,传统的题画诗大致有两种,一种是,画先成,文人为画而题诗。另一种是,诗已作,画家因文化情感等因素为诗歌所绘。其中也有诗人自书自画,这种集画家和文人于一身的在古代亦十分多见。题画诗使诗、书、画三者之间的美交辉呼应,增强了作品的美感体现,题画诗在古代中国和朝鲜都是一种极为普遍的艺术形式。而在中国魏晋以及朝鲜李朝时期,都处于社会动荡时期,文人都处于报国无门的悲愤情感之中。正是此时期的隐居诗歌数量越来越多,隐居诗歌多以山水风光寄托情愫,正是因此而促发了题画诗的大量产生。在这一时期朝鲜与中国古代的题画诗中,酒意象则多次出现,而三种意象之中,又存在内在关联性与审美依托性。一、儒、道思想影响下的酒意象李朝时期的朝鲜以儒教治国,儒家思想取代佛教成为国家统治理念。朝鲜在这样的前提下为题画诗中的“酒”意象提供了儒、道二家的哲学基础。而陶渊明自小受家庭熏陶以及儒家思想的影响,具有强烈的政治意识,亦有“猛志逸四海,赛翻思远霭”之志。加之晋代门阀制度严重导致“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争权夺利十分激烈,无法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在入世与隐居之间徘徊,创作了大量的山水诗歌,而“酒”意象更是频繁出现,陶渊明的“酒”意象蕴含着儒家“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思想以及道家的“崇尚自然”的思想。1、朝鲜题画诗中“酒”意象的儒道思想如在《太白醉归图》【三韩诗龟鉴】(卷五,洪侃)中“天子呼来不上船,醉吟风月几千篇,三山鹤驭寻常事,故跨青驴作地仙(为一图),三月杨花满杏香,金龟换酒酒盈觞,四明狂客真相义,物我俱忘醉一场(为二图)荡荡乾坤是我家,醉宜即止醉归何,记他今夜醒时节,黄鹤楼前月似波”1在此诗中,“酒”意象富有张力,在外延含义之外富含哲学内涵,“醉”、“酒”、“觞”三处表现饮酒的行为,在首句“天子呼来不上船”作为开场,烘托了文人对酒的迷恋,既是天子呼唤也并不所动,既是如此迷恋的状态,而在后句中的“醉宜即止醉归何”,一个“宜”字体现了饮酒的节制与微醺的舒适度,一个“止”字则是道出了自律的意味,即便是在天子来呼都不弃酒的好酒程度上,也会在醉宜时停止,正显现出了儒家孔子思想的“唯酒无量,不及乱”。诗中在由酒及醉之后的“物我俱忘”,因“酒”这一媒介是身到达“醉”,而使心达到“物我俱忘”,这种超脱本我的境界正是体现了“法天贵真”的道家思想。以及“荡荡乾坤是我家”浩荡的自然皆为家的壮阔大气,皆提箱了崇尚自然超然物外的道家思想。以及“醉来倒葛巾……”(疑阉集渊明饮酒图裴尚益)、“作我良辰,醉倒花前……”(沧浪集渊明帖)“残醉自懵懵……”(秋江集梨花醉归图)此题画诗句也体现出了倡导饮酒自律的儒家思想。在《月轩集》(卷三,浣花醉归图,郑寿岗)中“万里孤臣[缺]剑村,百花潭水抱荒园,田翁溪友竞邀饮,稚子老妻相侯门,落日蹇驴方倒驮,回头故国正销魂,一生忠愤太生瘦,醉面依然带泪痕”2此诗多次出现“孤”、“荒”、“蹇”、“泪”等字眼,此几处以直给的方式勾勒了整首诗的感情基调。整首诗通读而下便是一幅荒凉悲愤之境,首先第一句中的“万里”与“孤”的对比,“百花”与“荒”对比,更突出了荒凉孤寂的气氛。此种大环境的悲凉孤寂是在为后来“饮酒”做引,可见在如此的苦闷悲凉的情绪中作者希望可以通过用“酒”来达到解脱,超然物外,寄情与此间田乡。“田翁溪友竞邀饮”邀请了田间乡友一起饮酒,而饮酒之后则是骑着跛脚的驴归家。虽然是在酒醉之后但也没能超脱物外,仍是报国无门的忠愤,醉时仍泣泪满面。而造成这种酒意象无法超然的悲愁现象,正是说明了诗人受儒家“积极入世”思想影响,在报国无门之时心中苦闷,“酒”也不能将其解脱。而再看诗中场景便是田间农园,说明报国无门的诗人已经归隐田园,这种归隐选择也正体现了儒家“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的思想。而在“病眼感时空洒泪,悲容忧国谩含愁”(秋江集卷三梨花醉归图)也同样体现着儒家的入世思想。二、酒意象“酒-醉-真”的逐步升华之境朝鲜题画诗中,“酒”意象的出现基本都伴随着“醉”的字眼再到“真”的境界,这样一个链条似的连接。如“金龟换酒酒盈觞,四明狂客真相义,物我俱忘醉一场”此句明显的由“酒”及“醉”,而其中的“醉”是“物我俱忘”的醉。@正是体现了“酒-醉-真”的逐步升华境界。再如“孤坐怅望,白衣何来,有酒盈盎,一酌陶然,作我良辰,醉倒花前……”(沧浪集卷一渊明饮酒图)3此诗句反应的酒-醉-真的链条式没有前文所说的那样,明显表露于字句之中。此诗先是“孤坐”、“怅望”,表露了苦愁孤寂的内心情感。而在这样的内心情感之下需要饮酒来达到解脱,酣畅饮酒之后,达到了“陶然”式的超脱,醉倒在了花前自然之境中,这句诗中的酒-醉-真链条既是清晰可见。再如(痴庵集卷一渊明饮酒图)“柴桑在何处,路远不可寻,况生千载下,梦想徒自深,书中忽见之,陶令留在今,引觞独自酌,闲坐五柳阴,目送出L云,膝横无弦琴,醉来倒葛巾,翳翳山日沉,令人散尘累,悠然共披襟,宛对古人面,还有古人心,与我相好伴,且莫向东林,樽中酒不尽,复欲为君斟,”4